一br从财务科退下来的那天

网红  2020/01/22


从财务科退下来的那天,正好是他六十岁生日。在这之前他曾找过领导,要求办完退休手续后还回来上班,不给报酬也行,他不愿意在家呆着。领导说:“你没见,财务科人头攒动挤挤压压的?一本现金账拆分给八个人记着?你的帽子已经有人戴了,孩子也安排进来了,没啥惦记的了。回家休息吧,家里暖和。”
坐对桌的老搭档没放过最后一回逗他的机会,边帮他拾掇烟灰缸子水杯子边说:“赵头儿,到家记住一宗事:摸什么也别摸嫂子的手,赶明儿手指甲长了,她又得怨你。”
他那个刀条脸窄得像乡间小路似的,一笑起来更显得拥挤,此刻他又推起一脸的皱皮,嘿嘿地笑了。

自打闺女明月出嫁以后,他跟老婆俩人就不再演戏,东屋一个西屋一个分立了朝廷。
这天他跟老婆说:“到两个月了,该上医院复查去了吧?”
老婆吊着个苦脸张嘴就来:“没脸的货,还不都是你害的?”
他说:“你看你又……医生说咱是妇科最大的手术了,好好养着,别生闲气。”
老婆说:“人家医生说 状瘤,跟你那个该剁去喂狗的长的是一样的东西,人家医生拐弯抹角的问接触史,你说怨你不怨?”
他说:“都二十年了,知道会这样,那回上广州出差说啥也不能去,我真该先把它剁去喂狗……有句老俗话说‘好男架不住女逗’,好好的慢四步在它那个地方变了调了,还停电,十分钟的舞曲一再延长,那个女人趁黑她就……”
“不听不听!你个老流氓!你怎么有脸……”老婆委屈得嚎啕大哭起来。
“快别!邻居们听见了来劝,咱能说个啥呢?是怪我,都是我的错,你再忍忍吧,不为我,为咱闺女明月的脸面。”
老婆不嚎了,变成呜呜的抽泣,“往死里祸害我,还得帮你装规矩人,你损不损啊……”
“我,唉,我……”他悻悻地走开,下楼搬电动车去了。

他早先年是不抽烟的,十年前不知为什么叼上了烟,且越抽越凶。在家属院里碰见楼上楼下的邻居,说几句话的功夫又点着抽上了。
邻居说:“老赵真个是好脾气,你那口子闹更年期了吧?”
他顺着这话往下捋,“女人嘛,都有这时候。”
邻居说:“好家伙!这更年期跟犯精神病似的。”
他照样是皱着脸嘿嘿地笑笑。
邻居又说:“你成老资格的烟民了,看看,熏黄了三个手指头。”
他眼皮子往下一耷拉,掸掸衣襟上的烟灰,口气轻轻地说:“呵呵,没啥事,抽口憋闷烟吧。”
邻居学着他的语气:“憋闷烟啊。”

瑟瑟秋风刮起来的时候,六十一岁的老赵走了,什么都没带,就连花圈,领导致悼词,妻女的痛哭都没有享用。大量尼古丁引起的肺癌,让他离开了这个悔恨了半世的世界。
老赵老婆哭得磨磨唧唧,她那套哭词人们听不明白,“天啊,人啊,盐在哪儿咸的,醋在哪儿酸的,我找不到根由……”
老赵的话题过去了。他活着时经常飘出哭嚎声的窗口,在冷风里结了痂,寂静了。

一世浮生

电风扇摇着头,赵兰灰白的头发披散在脑后,被一股一股的风吹得忽忽悠悠。电脑下半明不暗的,她手握鼠标,这儿涂涂,那儿画画,屏幕上就出现一条河道,河宽水大,岸边上还泛着白沫子,飘飘荡荡地流。
身后,老娘张嫚儿的灰眼珠子,在这条河上转来转去。“别画了。画什么不好?偏画个倒霉的河。”
赵兰不回头,鼠标点起一桶青白的染料,倒进河里。“就完了,你等着,等我再画一片王城公园的牡丹。”
张嫚儿等不得,回卧房看电视去了,躲开那河。她受不了河水奔流而去不回头的劲头,痛恨它太像老宅旁边的沙颍河。
十九岁那年,她从河南边的高营嫁到河北边的小辛营。赵家是个殷实人家,男人小她两岁,是个读书人,鼓鼻子鼓眼,斯斯文文的,一笑眼睛就眯成一道缝。张嫚儿呢?身条子细溜溜,小脚裹得尖尖的,头发漆黑,脸模子白润得像细瓷器。人们说这叫郎才女貌,她没这样想过,只是觉得嫁给他不抱屈。张嫚儿也是念过两年弟子规千字文的,知道在这个人世上,有那么多新奇的事,她设想等男人念完了书,等兰子长大一些离得开手脚了,跟着男人出去走走看看,和男人说说谈谈,长点见识。只可惜还没有走去看去,什么都结束了。
男人在学堂里出了事,跟本家的一个妹子犯了男女,弄大了肚子,双双被撵回家来。族中老太爷暴怒,将两个不肖子打一顿锁进柴房。夜了,装麻袋坠上石头沉了河。
转过年就是解放,公公给镇压,婆婆给惊吓死,田产浮财都没了。她拖着小脚,领着七岁的兰子,一路讨要走到洛阳,寻门中的一个叔伯。洛阳也是新社会了,新政府当家,人人都劳动,叔伯没能力白养活她母女俩。叔伯叹口气说:“寻个人,再走一家吧。管咋的,也得把兰子养活大。”
她摇头,害怕脾性不对,过不住,还怕那人跟兰子言语不投,憋屈了娃。
从打那年起一直住在这个地方,当时是灰土剥脱的小平房,现在是楼房。每天天还是蒙蒙黑的时候,张嫚儿准起来,煮一碗甜汤馏一个馍,在热锅里焐着,预备兰子吃了去上学。借着天光,她给街道上扫大街。扫街的是两个人,那个人工资十块钱,她多扫一截,能拿十二块。
下晚儿兰子散学时她还没扫完,兰子就坐门槛上等她,有时也会靠着门框打瞌睡。门前过往的人,多会喊兰子到家去,兰子抬起脑袋,拿袖子抹抹嘴边的哈喇子,眼睛眯瞪着,而后怯怯地笑。
有一天扫着街,碰见原先的家人刘嫂,刘嫂还是叫她少奶奶,说上个月在广西看见少爷了,作了好大的官,媳妇不是一块儿跑出去的妹子,也是个女干部,日子蛮过得,儿子闺女都有。说少爷当初没死在河底,有人做了手脚,羊圈里抓两只羊沉了河,少爷两个人趁黑顺着颍水逃出去,进了大别山,投李先念的队伍吃粮当兵……张嫚儿抖一阵儿,喘一阵儿,眼睛瓷着似听非听。她没有力气哭,只狠劲地捏着刘嫂的手。
赵兰初中一毕业就不往上念,进机械厂当工人养活娘,后来跟同车间的王建设结了婚。张嫚儿不扫街了,她买菜,煮饭,带外孙。外孙一转眼长得门扇高,考进郑州上大学,后又在郑州工作。张嫚儿的一张清水脸也缩成了核桃。赵兰退休的前一年,王建设得癌症走了。
人老了,少瞌睡。她依旧早起,下床来站在灰蒙蒙的窗前,悄没声地活动不利索的腿脚,晨曦中,无数的往事奔来眼底。近些年经历过的大事小情,多数都忘了,五六十年前的事情,反倒时常泛起,回光返照般地涌上来,旋转着不停歇。
五月的一天,张嫚儿倚在窗前看街景。日头正好,照得马路和楼房玻璃返着白光,光影中,她突然看见了男人,穿着时新的衣裳,拎一个大旅行包,站在马路对面等红灯。汽车一辆一辆咬着尾巴开过,男人等着,有些不耐烦,抬抬眼,往她这边瞭。是男人?又看不真切。她呼一下燥热,脑袋里的大筋砰砰跳,以往那个穿长衫的男人分身成好几个围着她转个不停。
张嫚儿换鞋,近边看看去。脚小,买不到合适的鞋,她换上的,是一双半大女娃的松糕鞋,浅驼色腈纶呢的鞋面,底跟磨偏了,左右脚倒着穿。
出楼门口,日头晃过来,她闭了两回眼睛。拐过拐角小店的时候,右脚踩住了左脚的鞋,张嫚儿一个琅跄,小店的门面骤然朝她倒下来,她看见打转的男人都停下了,被闪金光的日头推到她脸前。

石头落地了

七月的日头还没有露出脸儿,一股子奥热就先翻腾上来,又是个大热天。香草已经摆好了桌子,招呼他和闺女艳玲吃饭。他在小凳上坐下,艳玲坐在对面,香草坐在靠近门的地方奶着儿子,随时准备给添饭添菜。
艳玲自己盛了半碗饭,不声不响地吃了起来。对这个前房的闺女,香草是有些怵的,这孩子表面看起来一副安静平和相,说起话来笑嘻嘻的,只有在家里,不定什么时候,性格才变得离谱。眼下她闷头吃饭,吃下小半碗时想起了什么,停下筷子看着他说:“爸,我想出去几天找找我妈,这大热的天,她干活一准儿辛苦,我去替替她。”
“唔,没事儿,你不用去!”
“啥没事啊!我想去。”
当着她的面,父女二人谈论她的前任,香草就觉得有些尴尬,她说:“快吃饭吧,吃完了早点消消停停地走,天不早了。”
他不由得心里一紧,这个香草!你插的哪门子嘴?她什么时候把你放在眼里?叫你香草姨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香草姨”,说来就来了。不知这回这丫头要说些啥?
“我跟我爸讨论的是我妈的身体健康问题,这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这丫头语调平和,可是那一对不大的眼睛已经是亮晶晶的了。他碰了香草一下:去,给我拿瓣蒜。香草不理会,她拿起桌上的一瓣蒜剥起皮来。唉,这人真笨,你应该站起来走啊。
“香草姨,我想请教你,你对你现在的生活满意吗?你就没惦记过先头的孩子?你真的相信我爸妈离了婚,就不再相互惦记了?那你就错了,我给你说,在你以前,我爸我妈最好了,我爸出门干活舍不得买饭吃,省下钱来给我妈买衣服;爸把我扛到肩上赶集去,我妈拎着篮子跟在后面,我们一家人那才叫开心呢,不信你问庙庄的人,人人都看见过。”
香草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太没有规矩了!不管你认不认,她都是你继母!”他把碗在桌子上狠墩了一下,震得桌上的几瓣蒜跳了起来,碗里的饭也撒了出来。
艳玲不为他的怒气所动,她坐在那儿,脸上带着笑,像是在欣赏表演。“妻子吗?我查过字典,从字形上讲,像女子手拿家具从事劳动的形象,本意是男人的正式配偶;礼记上说,聘则为妻,奔则为妾。”
“你闭住嘴吧,死丫头,越说越逞脸了!”
“逞脸?爸,你以为这样说我,就可以减轻你心里的愧疚吗?要不是你跟我妈打架,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城里打工,你自己跑回来,我妈会跟你离婚吗?我真是不懂你,小时候你还把我接到城里,蹲在人家歌舞厅的墙根下听唱歌,冻得我发高烧,你干下的都叫啥事啊?”
他不能往下说了,屋子里静下来,只有香草发出点怯生生的擤鼻子的声音。
“好吧,看来爸你是无话可说了。那我也就啥都不说了。”艳玲站起来,旁若如人地出大门往东走,她又上她姥家了。他真盼着她姥姥开开口,要是她说说艳玲,这丫头会听的,可是这个不多言不多语的老太太,她一声不吭。
一整天,他站在脚手架上砌砖,手干着活脑袋里一劲地翻腾。艳玲犯浑不是头一回,每当想起她妈来,这丫头都是榔头棒子的混说一通,每次都要迁怒到香草,她以为没有香草,她妈就能回来吗?真是个孩子。
工地上刚才还说的是天旱不下雨的话题,不知由谁起头,这帮人又换成了另一个话题:“咱这穷地方,啥啥都不值钱,听说汽车站那边,拉人的野鸡十块钱就能玩一次。”
“看把你能的,啥你都知道,真玩过是咋的?”
“嗨!没吃过肥猪肉,还没见过肥猪走?有人玩过,人家说,城市里歌厅的 ,要想带出去,一回就得贰佰。”
“真话?一样的物件,价码咋就差这么多?”
这些话他句句都听见了,只觉得胸脯里面一阵难受,心跳也乱了。他并不是在比较价钱,而是引出一阵乱糟糟的融类旁通的联想,他想起那个秋后的黑夜,天津边上的那个歌厅。他知道她在里面,就站在外边等,功夫不长,真让他等着了,她跟着一个秃头男人出来直奔出租车,他跑过去拉住了车门,保安上来推开了他,那个没廉耻的女人看都没看他一眼,钻进车里辽远而去了。
那当口他想起了远在老家的艳玲,她不在乎他的感受,自己生下的孩子总该在乎吧,他跑回老家接来了闺女,爷俩蹲在墙根等,直冻得孩子手脚冰凉,缩在他怀里睡着了,也没见她妈的人影。
在这以前,他以为他们能相扶到老,其实没有,以为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一切都在把握之中,其实也没有。这个世界,谁都能把握什么呢?撇家舍业的到四百里以外的天津打工,不到半年,那个花花城市就拐走了他的女人。
这是压在他心上的一块大石,这几年他小心掩盖着,不想让人家知道他先头的女人是这样的人,他把自己绕进去,主要是为了闺女艳玲,为了他的骨肉和血脉,他不愿意闺女因为有这样的妈而招人轻视和议论,依着乡里的风气,有这样的妈,闺女出门子也找不到好人家的。再有,不管怎样,她给了闺女生命,对与错都等到闺女成年以后自己判断吧,他不想多说什么影响闺女判断。艳玲每一次责怪他扔了她妈,都像是在那块大石上又加了重量。他多希望闺女能理解他的苦心,从而把心上的那块石头掀翻,然后轻装简行。至于轻装简行去干什么,他还没有想过。
不知不觉中日头已经向西山沉了下去,工头说搅拌机的罐子漏了,让把它卸下来拉回去修理。两米来高的罐子有二、三百斤重,死沉死沉的,人们揽上绳子穿上杠子准备往拖车上装,他个子高,就不声不响地抓起了杠子,大家一起连推带拽把罐子搭在了车厢的沿上。他手扶着车挡板,脑袋里不知怎么现出了那次抓住车门的情景,手就怕烫一样离开了,脚下不由得一闪,还没来得及抽出的杠子把他绊了一下,罐子就跟着滚了下来,把他砸在底下。他只看见一道妖红的血扇面一样散开,嘴里一咸,就晕了过去。
在医院抢救一天一夜,他有了知觉,浑身说不出还有哪里不疼,脸肿着眼睛都睁不开,眯着眼,看到香草苍白无助的脸,他笑了一下,笑得比哭还难看,他说:别怕,没事。
病房外面响起了急匆匆的脚步声,艳玲推门进来,她快步奔到病床前,“扑通”一声跪下了,“爸,我都知道了,我姥姥告诉我了。”
香草弯腰想拉她起来,她搂住香草的腿大哭,“妈,我混,请你原谅我!”
在母女抱头痛哭的时候,他心里的那块大石砰然落地,他听到了石头落地的巨大声响,身体也忽然就利索了,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想坐起来说点什么,这下子五脏六腑又是一阵剧痛,他终归是什么都没说,当即决定还是沉回到黑黑的睡梦中去。
从来没有过这样温暖、轻松的睡眠啊!

共 518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秋风有多凉》视角集中在老赵从六十岁生日那一退休,到六十一岁“离开了这个悔恨了半世的世界”,凄凉、悲苦,悔恨,也不只是老赵一个人,还有老赵妻子那外人无法听懂的哭喊声——宽容和解脱这两剂可以救老赵一命的药,迟迟未至;《一世浮生》同样是个凄苦的故事,张嫚儿艰难的一生,因一个男人而起,也因这个男人而结果,一世浮生,一切都埋在心里独自品;女孩对继母的误解,不只是来自骨肉相联的本能,还源于父亲对女孩的过度保护……终于,当那块一直悬着的石头落了地,真正的幸福与和睦悄悄地来了。三个故事,都是浓缩的生活剪影,却又丰满而感人,推荐欣赏。【编辑:三微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2818】
1 楼 文友: 2014-04-27 21:44:49 姐姐:读了这三个故事,心里很酸,也很痛。
2 楼 文友: 2014-04-28 1 :06:25 出楼门口,日头晃过来,她闭了两回眼睛。拐过拐角小店的时候,右脚踩住了左脚的鞋,张嫚儿一个琅跄,小店的门面骤然朝她倒下来,她看见打转的男人都停下了,被闪金光的日头推到她脸前。欣赏问好!
 楼 文友: 2014-05-01 1 :01:5 三个朦胧的故事,耐人寻味。文字笔力老道,颇有大家风范。欣赏学习。新生儿黄疸好不好治疗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
相关推荐
p写一首诗

写一首诗,给我爱的人(组诗)(一)紫色的藤蔓已经在攀岩新叶慢慢伸展花蕾也开始打包小燕子飞进了住...

网红 · 2020-02-20 12:56:10
童星罗诗琦超萌献唱河南电视台少儿春晚

童星罗诗琦超萌献唱河南电视台少儿春晚  日前,河南电视台2017少儿春晚在河南电视台1500平演播厅落下...

网红 · 2020-02-20 11:38:32
pclassimagepp繁华流年里

繁华流年里,可否有谁愿与我携手到老?可曾有谁愿陪我风风雨雨?待到”经年”流尽之时,我定邀你赴一...

网红 · 2020-02-20 11:28:43
我就是演员第三期嘉宾都有谁

我就是演员第三期嘉宾都有谁?我就是演员嘉宾名单大全  专注塑造角色,用心指导演技!《我就是演员...

网红 · 2020-02-20 08:14:32
终极教师IP人气火爆

《终极教师2》网剧游戏齐亮相 看“贱男”如何校园逐爱  《终极教师》IP人气火爆,不仅网络小说点击量...

网红 · 2020-02-20 08:01:19
出土随葬器物远千件

云北巧家县1青铜期间古墓群考古竣事 出土器物远千件新华社昆明7月14-亚甲基二氧苯基-2-丙酮日电(记者姚...

网红 · 2020-02-20 07:39:41